Spotlight

 創意的本質與培養

創意的本質與培養可以分兩部分來談,當一個人要有動力去做創意時,他需要什麼呢?基本上我們每個人都具備這個條件,小時候我們是比較浪漫的,但隨著進入系統的教學、社會的規範,我們漸漸地斬斷了屬於自己的浪漫。我們在這個年代,不得不承認整個創意與設計的產業,已經充分改變全球的經濟結構,很多國家在這上面已經計劃在未來一百年要賺取大筆的經費,台灣在這部分是遲到的,但是我們仍然要朝這方向去開發與努力,因為這部分會改善我們的生活品質,帶給我們精神上更愉悅的生活。但這還是牽涉到許多的專業,也就是說我們不是把原來的特質,每個人都實踐出來,就會變成適合別人或變成經濟規模的產業。我今天舉的例子大部分是在學校教書用的方法與策略,我們認為可能比較適合台灣的學生成長培養創意與磨練的方式。

_MG_1130.JPG 

關於專業的磨練展現創意

做創意的人必須怎樣鍛鍊?如何培養專業?我們從一樓走上來,可以看到很多作品,而這些作品的人必須有某種專業,不管是織品、雕刻、精工,都涉及到創意在設計上的專業藝術。簡單的說,創意在設計的專業範圍內,我們有幾個重要的特質,第一就是出發的概念:為什麼要把藤子編成這樣?像我們在樓下看到木刻的部分,原來工廠可能是專門為德國做野鴨子,然而這個生意式微了,他們現在做台灣保育類動物,這就是他們的概念。他不會什麼都做,我們看到的都是保育類動物的系列這就是概念。我們在做創意設計會有基礎的對環境、或對藝術品的美感訓練,一般來說,我們要把一個東西展現出來的時候,他必須具備某種專業技術,當我們幫別人做設計的時候,我們要知道服務對象是不是要這個東西。這並非宣洩感情的創作,畫家可以為自己畫畫,但做設計的人通常已經有對象,有可能是一個人,也有可能是某個族群,是要服務他人的。

在訓練上,概念在台灣的教育裡很少被提及,概念是每個人對這件事情的理解後根據個人的消化,對他而言的想法與說法。到國外念碩士後意識到自己缺乏生活經驗,於是開始大量旅行、大量閱讀,到各校建築系旁聽評圖,聽別人的想法。回台教書後,在可行的範圍內,我們認為培養下一代,尊重他的的想法,讓他講出他的概念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最怕教大一,但我一直都在教大一,在大學的升學壓力下,孩子從來沒有自己的想法,然而1218歲卻是想像力最有爆發力的時候,最浪漫的時候,但我們卻在考聯考,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是壓抑的。大一學生上設計課會問有沒有教科書,當然,我們會告訴他們沒有。引導學生閱讀是困難的,我們會陪著大一學生看書。我們不但要讓自己拓展生活經驗,我們看到很多不同的價值觀,出國念書最重要的是住在那裡,接受另一個文化系統價值,參考性的接受後,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種的價值觀可被參考,而不會狹隘的固守一種價值觀。文化衝擊是出國留學最重要的事情,這就是生活體驗,一個人面對世界。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失敗過一次,麻煩越多,收穫越多。大量閱讀是必要的,通常學生念完第一本書後就被啟動了,速度慢下來,開始願意去買書,開始慢慢看之後,這個學生就會開始變化了。

_MG_1113.JPG 

美感要如何培養

這是無法用一堂課就去培養的,這部分必須耳濡目染並且沒有壓力。我從數學系轉到建築系時,系主任叫我看世界名畫大全,我照他的話後,慢慢明白,我們的眼睛需要去看好東西,好東西當然見人見智,但是當我們無法判斷時,該怎麼去選擇?這當然要看經典,過去一百年都還留在top100的話,它就是經典了,我們人生這麼短,就去看經典,有人幫妳準備出來了,做為基礎的訓練,完畢後根據每個人的特質,再去發展個人喜好的範圍。老師們常帶學生去山上,看自然的東西,台北是少有的城市,山形秀美、樹種豐富,是培養眼睛與品味難得的好地方。

_MG_1108.JPG 

 

技術的培養

沒別的方法,就是勤能補拙。當學生達到要求的時候,他會被真誠的誇獎,這個人這輩子就不可能再做比較差的東西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曾做過很棒的東西從他手中出來。手、皮膚、皺摺,全部都要跟材料重新建立起系統,比方說我的手現在放在桌上,這是如果木頭或是漆成木頭的金屬,摸溫度就可以知道了,什麼東西什麼溫度,手都會自動建檔。這來自於長期手的操作,手的培養是很重要的,用刀切模型要找一把適合自己的刀,這把刀過一兩年就像是長在你手上了。這就彷彿一個鋼琴家到了二十歲還要去看琴鍵在哪裡,這是不可能的。他六歲時手就長在琴鍵上了,經過長期的磨練,當他的心性夠成熟的時候,他才有辦法把他的特質流露在琴鍵之間而不需要擔心技術的問題了,技術已經是他的一部分。

設計是個服務業,我們有對象的,因此我們要了解人是什麼意思,如果我是個平常不太跟人接觸的人,我會蠻難了解對方的企圖,會來找你做設計的人本來就不會是專業,因此我們在說的時候不能一直說行話,我們必須非常友善的建立起溝通的橋梁,因為我們會知道他在害怕什麼,拉起他的手走過這個橋樑,達到為他著想的範圍而且是他接受的,不可以強迫他。要讓學生了解自己,第一次觀察自己或了解自己是會害怕的,我們大部分的時候不太去關心自己的內心世界,不太關心自己成長的過程當中為什麼造成此刻的我,所有科系的第一年的前半學期,一定是強迫學生了解自己,這個過程是很複雜的,如果他經歷過這些事情,往後他在觀察別人的時候也會比較有同理心,而且比較寬容,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每個人都有複雜的成長組合,每個人都有挫敗的時候,從這裡發展出的寬容是不可思議的,這部分會為他將來奠定很好的基礎,怎麼去聽別人說話,怎麼去觀察別人的表情,如何把這些組合起來,做到恰當的服務。

 

 

  _MG_1106.JPG

創意來自浪漫

所有的小孩都是很有創意的,我常聽小孩講話都覺得真是充滿創意,我有個乾女兒,我永遠記得我剛回國的時候,她那時三歲,坐在床邊,她媽媽要我跟她打招呼,我是個不太會跟小孩講話的人,我看那個小孩,我還蠻害怕的,對他傻笑像逗弄寵物一樣,小孩坐在床邊對我說:妳在笑什麼??我當場傻眼覺得她講得很好,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笑啊?因為大家不是都這樣跟小孩打招呼嗎?我很尷尬得出來,跟她媽說,她打敗我了,一句話就殺死我了,而她殺死我的能力一直維持到她上初中為止,漸漸受教育以後,她就沒有能力殺死我了。小孩子天生的的直覺與直接是非常清楚而浪漫的,有次我跟她媽媽在聊天,她和另一個小男孩看白雪公主,聊著聊著就聽到小女生念完童話故事就把書關起來,說我們來演!小男生說:「好,我演王子」,小女生說:「我演馬!」小男生就看大人,大哭了,戲當然是演不下去了,但小女生很清楚在這個故事裡面最吸引她的角色是什麼,我覺得這是原始的浪漫,而且她大辣辣的把她說出來,如果是我的話,有人說他要演王子,那我當然也只好說好吧,那我演公主,我們都被教育成要配合別人,來達成社會的圓滿,無論如何我從這個小女生身上看到一個小孩原始的浪漫帶來的動力與直接,常常讓我有所反省。因為浪漫,才會出現創意,才會出現意想不到的說法、意想不到的結果,所以我們就得面對浪漫具備了冒險的特質,破格的特質,而且細膩,才有辦法浪漫出一個道理來,而且展現出一個相當大的效果。浪漫還包括愛玩,我們小時候都是很愛玩的,但是慢慢的就不玩了,因為我們怕浪費時間,怕這個怕那個,於是我們慢慢就不玩了,我必須說只有「玩」這件事情是人心裡極大的動力,而且是不計報酬的。大凡我們設計學院的題目,我們都得排除方便排除熟悉,排除學生以為的方便,不提供教科書,這件事情也好也不好,他們得自己想辦法,排出過去熟悉的方式,想辦法去除他們原來對事情的想法,讓他們走出另外一條路來。首先有基本的動作,要改掉對型態的認識,視覺傳達系大一有一堂人體造型研習的課程,一個人要穿上自己設計的東西,完成後要有個表演,有音樂、舞蹈通通自己來,他們會去理解這個演出的魅力是什麼,在當中,妳穿上的東西要削除掉原來人本來的型式。

我有堂課,先讓學生寫一篇故事,我就說要他們把裡面的角色給畫出來,接著要他們去中央圖書館去找資料,找山海經、動物的圖解,接著還要把骨骼結構也畫出來,他們就得去圖書館找各種大體解剖的資料,每個關節怎麼連在一起,內骨骼與外骨骼、根據尺寸把骨骼都畫出來,再來要把動物生存的環境也畫出來,動物必須生活在那裏面。有個學生很聰明,告訴我她的動物死了,她以為這樣就可以不用畫了,只有這個學生不但要畫骨骼,而且他必須研究屍體的畫法,去研究腐爛的肉怎麼畫。我相信這些小孩以後就算看到怪物可能也覺得很正常。

_MG_1105.JPG 

改變熟悉的尺寸

我們大部分的人在電腦桌面工作都可以說是在可控制範圍,在設計繪畫課的時候,無論如何我們要訓練手跟眼睛跟物件之間的準確關係,在曲家瑞的課,我們讓學生在120X480公分的甲板上裱紙,拿一個小螺絲,畫出準確的比例,在這之中他們必須不停的前進後退看準不準確,不停的修改。這樣的練習一兩個月以後,這些學生會突然對於大尺度的東西可以掌握,他知道人要往前往後等等的練習。我們也會要學生去寫一段關於自己的狀態,之後讓他們把這個狀態畫出來,在全部的人面前做呈現,也就是說他不只是畫完而已,全部的人都要聽他怎麼講這件事從大一開始就要處理比桌面還要大的尺度

改變熟悉的視角

我們大部分是用我們站著的視野看到牆上的東西,但若我們躺下看或爬到屋頂上看就會完全不一樣。另一個練習是我們讓學生先畫大圖,兩兩一組,之後把圖舖在系館前的馬路上,從三樓拍照,人躺在圖紙上,他要做出拍完好像自己就在那畫面裡一樣,一方面練習尺度,一方面拍完照以後自己參與畫面裡的空間情境。從那之後,他就知道視角可以有多少差別,東西放到地面上畫這麼大,然後人參與其中,與環境與尺寸的關係是什麼。

_MG_1110.JPG

 

改變熟悉的內容

大部分範圍裡的內容是固定的,在學校裡教室就是上課,我們就讓教室做很多種不同的功能,比方說在中庭放電影開、研討會、舞會、賣東西,四季來我們都在做不同的事情。我們曾經有一年辦了高中生體驗營,其中有一部分是建築廚房,請歐陽應霽來帶一整天,帶他們去傳統市場買菜,去賣場買餐具,做七十人的餐點,他們到最後已經渾然忘記這是一間教室,有些學生後來有來念建築系,看到這間教室恍如隔世,他們都不敢相信這是當初那間布置成做菜的方的廚房。這些高中生好不容易做完七十人的餐點後,歐陽應霽最後說,好好吃一頓飯都不容易,何況是蓋一棟房子,我們要有極大的心理準備跟誠意,要把一件事情做好是多麼困難,他們必須明白。

_MG_1111.JPG

 

 Play

這是原始動力的交換,有一年在設計課的時候,經過一組有個聰明的老師出了一個題目,我們必須要有淫威讓學生定住把東西做完,我每一次經過這組學生,他們都在走廊上削竹子根藤子,我到第二天終於忍不住,我就問說:「你們在幹嘛呀?」他們說:「我們在做弓箭」,我問:「建築系做弓箭幹什麼」,他們回:「老師說建築師要準確。」我覺得,這個隱喻還蠻好的,我就說好吧那就這樣,他們做了五天,而且這些學生自動自發不眠不休,到了最後一天我才明白什麼事,他們做完了,到辦公室請老師們看他們射箭,我走到外面去看完全明白為什麼他們自動自發,因為他們射的靶子,是我們系上每個老師的臉,每個人的臉都放很大,我們每個老師有多驚訝,他們就有多快樂,而且他們等這刻已經等一個禮拜了,如果有些老師很緊張,他們更爽!他們一定要看每個老師的反應。這些小孩在第一天就受到原始動力的招喚到極點了,而且亢奮到根本不可能睡著了,想到那天可以射老師的臉就快樂到不行。而且他們看到我們臉上憂慮又寬容的假笑,他們簡直是快樂到極點了!一切都值得了,所以那個老師出了這個題目以後就翹二郎腿在旁邊喝咖啡,這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他已經讓動機啟動,因此我們從這邊學到一個道理:假如這個題目裡面沒有任何誘因,他其實做不下去。我們有時候會說服自己裡面還有一些遊戲價值。怎麼讓自己在社會上活存的時候你還有遊戲的動機必須靠自己不餘遺力的去創作。小孩子是很會玩很愛玩的,我們慢慢變不會玩了,而遊戲的能量是可以非常大的。

_MG_1116.JPG 

說故事

我舉個例子,我小學的學校廁所牆壁是斑駁的,我常看到孫悟空或是更種各樣的形狀在斑駁的牆壁上,後來很久以後才知道那是想像力的一種,我們聯想自己看過的形狀,想像在那個牆壁上出現。我們有個作業是拼貼,一組人要先到網上搜尋,各種人造城市、人造空間或自然環境,最後他們必須把這個空間切得碎碎的,然後開始把他們連結成另外一個世界,連成另一個世界之後,再對著這個圖去說一個新的故事。我們通常不只講自己的,也講其他人的故事,而且都是即興的,五分鐘就講一個故事,這當中的練習要能說故事的話,語言的資料要很多,什麼故事說起來有魅力,這個資料已經來自大量的閱讀跟理解與傾聽,當他們知道自己語言上不足的時候,就會知道我們請他們閱讀的意義在哪裡。另外就是也許他們有資料可講,但無法整理出故事來,或是不夠浪漫,故事不夠有吸引力,於是他們在觀摩之後,知道這個故事用什麼結局,先講什麼後講什麼,才會造成所謂故事的效果,這個部分是長期在訓練,因為我們常說建築師是個說故事的人,我們必須透過說故事讓對方了解還沒發生的事情,而你也得了解,進入那個情緒,這要靠語言,靠文字來輔助這件事情的聯想。這是說故事,也是play的一種,我們要如何看這個東西開始講故事。建築系的學生都會喜歡看卡爾維諾寫的《看不見的城市》,基本上就是馬可波羅對著忽必烈講故事的過程。機巧的商人在他面前從口袋拿出石頭、貝殼,開始講出那個城市非常神秘的故事,富有想像力跟吸引力的故事。馬可波羅真是一個說故事的專家,每一次他說一個城市的時候,你幾乎就在腦袋裡開發了一個新的形象,那個城市或許連重力都不一樣,連材料都不一樣,人的樣貌都不一樣,他好像就是你看過的,又好像不是你看過的,這就是說故事的魅力。學生必須講故事給大家聽並且習以為常,他們要熟習人的眼睛並且侃侃而談。

最後要說為什麼在課程當中,我們是專業的學科,花好大的力氣讓學生能夠把他原來曾經有的浪漫想辦法烘托跟培養出來。如果他沒有被量身定做小心呵護,他本來喜歡畫畫、喜歡演戲這件事不會再出來。就像大部分的我們學會講話之後,就把心中原來想要的東西越壓越深,就委屈了,我們看別人的畫,會覺得我以前也畫過、以前也拍過,所以,曾經愛畫畫,曾經愛唱歌愛演戲,這些都是浪漫的開始,可是我們卻隨著成長過程,把這些壓得非常深,不讓他再出來,而這就是浪漫死亡的開始。這也是我們普遍缺乏創意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不管我們今天什麼年紀今天做什麼,想辦法在生活中做改變,沒事搬個家,賣掉再買一個,平常沒做的事今天來做做看,不是每件事情都會引起你的興趣,但十件事情可能就會有兩件讓你覺得非常好,跟朋友一起或自己一個人,一定要想玩,想各種方法去玩,唯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覺得浪漫是有道理的,否則大部份時候浪漫是沒有道理的。因為我們一開始浪漫大人就說小孩不要亂講話,後來就不再愛講話了,只要在團體的情況下我們就不再愛講話,所以我們一定要讓浪漫持續存在,唯有在浪漫有理的時候,我們才會有無限創意,才有可能有創意,而不是專業的人的權利而已,這是大眾的權利,而且我們需要這樣的群眾,來在我們生活的場域裡面,讓生活環境更好,讓我們眼睛看到的、嘴巴吃到的、手碰到的、身邊的事情會更美滿。

創作者介紹

台灣好

Lovely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梅子綠
  • 很棒的分享
    謝謝!
  • Beca的異想世界
  • 一直都很喜歡安教授,喜歡她對設計的觀念
    曾看ㄧ本雜誌專訪她在民生社區的家
    非常自然與舒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